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经典故事 > 校园故事 >

今夜判决初恋

作者: admin 来源: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: 2018-06-28 15:59
admin

        纯情与恋爱的花季福祸的分界线。
  那天下午,我和小强一起走出一中校园坐车回家,上车时小强拉了我一把,车上很挤,小强的手就一直没松开我的手。偷眼看去,小强脸红得像苹果。我没挣开他的手,不知怎么还轻捏了一下他的小拇指,很羞怯又很喜悦——这,大概就是极易做怪的花季情窦了?

  直到下车时他才松手,快进院时,他站住脚说了一句:“小丹,你好久没去我家了……”我掩嘴笑了,故意问:“你想让我去你家?”他点点头,于是我轻轻地说:“那走吧。”

  我的心里有了一种犯罪感,前两天,父母出差的出差,出国的出国。下午放学时他那样别有意味地看了我一眼,我便心照不宣地和他一起回家了,作怪的情窦让我俩有点“老谋深算”的感觉!我想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。想在今夜判决我俩是不是初恋了以及深浅对错!

  他开门时手有点儿抖。关上门,拉亮灯,我俩的童心便复活了,我打了他一下,他也还了我一下,都嘻嘻笑了:“咱卉饭吧?”“好哇!”于是一起忙乱。他突然说:“咱好久没这样了……”我轻叹说:“是呀是呀,这样真好……”

  已是灯亮声息的小区夜景了,他起身在窗前站了好久,呼啦啦声响后,他拉上窗帘,我的心跳加快。

  他坐下来,终于说话了:

  “小丹,我想知道……”

  “说呀!我也想知道……”

  “我怕你……不高兴……”

  “说出来看嘛!也许……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又卡壳了。

  笨拙的语言无法表达花季的隐秘,只能被猜测主宰着。

  他出屋不知去干什么时,我蹬掉鞋子上床靠在被子上睡着了,他再进来时我已迷迷糊糊,他好像是呆站了一会儿,拉灭灯在沙发上躺倒了……

  不知过了多久,事情终于发生了——好黑好黑,我身上好懒好懒。他不知何时在我身边了,他的手握住我的手,我想表示点什么,但动不了。他终于贴紧我,嘴唇过来了……好像什么都发生了。终于,他喊了一声:“郭丹!我们完蛋了!”喊罢发疯地跑,我发疯地追,好像是要救他……一脚踩空,我掉进了万丈深渊……

  “啊——”

  我惨叫一声惊坐起来——仍是在床上。

  他紧问怎么了,起来拉亮灯。是个梦,他什么都没有做,他一直在沙发上。

  有一种很侥幸很惊喜的感觉。我冲他笑笑,坐到床边,他也在椅子上坐下,还朝我移了移,显然也猜到我做了,恶梦。我说:“我知道了!我全知道了!”可我却很难说出我知道了什么。

  我相信我梦中的感觉,我认定若在现实的那样做了就一定是那种感觉。我真的知道了:我和他最美妙最有益的情谊只能是在童心氛围中所发生的。童心真的承受不了别的东西。花季初恋无论怎样都是一种失误,一种自毁!

  我默想不语,倒使他有了点男儿的义勇,坐正了自己慷慨出一声————

  “小丹,我还是得告诉你!”

  “说呀!”

  “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想,咱俩不能早恋……”

  “噢……”


'); } function is_weixin(){ var ua = 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 if(ua.match(/MicroMessenger/i)=="micromessenger") { return true; } else { return false; } } 分类推荐: 和谐文章 爱国文章 青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