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经典故事 > 校园故事 >

作者: admin 来源: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: 2018-06-28 15:59
天天故事

 [i could be your green eyed monster 我是你绿眼睛的小怪物]

  学期考前的自习室,晚上八点。

  即将完成大二学业的润兰,一贯奉行“不考不玩,小考小玩,大考大玩”准则,这时候对后天的考试已胸有成竹,复习到九点就打算回宿舍休息。走廊里正三三两两分布着临阵磨枪的背书族,上自天文下至地理地在嘴里喃喃大串烧。

  不觉已走到四楼的楼梯口,一个念头却在此时蓦地蹿出。

  她回转身,脚步越来越快,直到七楼的楼梯转角,才放慢速度,一一踩下自己的心跳。

  她在心中演习:如往常一般,像路人一样“经过”教室,不经意地将视线扫过那个“他”常坐的位置。最后,看到“他”。

  他——

  化工学院有机化学专业,体型适中,爱好足球。

  总是在教室正数第三排靠窗的那个位置上自习。

  在校外租了房子,原因不是女朋友而是他养的约克夏狗。

  一年前,润兰第一次见到他时,他正微笑着在校花园里漫步,而那只名叫尼禄的小狗狗则灵活地在他两腿之间跳着踢踏舞。

  平乏无趣的校园里,他像一颗令人惊喜的流星。

  ——霍嘉言。润兰的嘴角不觉扬了起来,教室已在眼前。

  门开着。心跳。

  正数第三排。

  心跳。

  靠窗位置。

  心跳——

  “上邪!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——”

  八分凄绝两分壮烈的女声好比闪电破空而至,本身安静的自习室立即被撕出大片真空地带。教室的所有人都抬头看向门口站着的润兰,她手上那个外观可爱的诺基亚手机,正是恐怖真空的制造者。

  润兰的心跳戛然而止。只见霍嘉言低下头,肩膀颤动得像失控的按摩器,润兰心里终于只剩下了一个念头:

  “七楼跳下去能不能死&#;&#;”

  外加一个念头补充:

  “安浅,你个桃花灭绝者!去实习了都不让我省心,这时候打什么电话啊!”

  [i could be your worry partner我是你的欢喜冤家]

  往往在我们想对孽缘追本溯源的时候,只能发现它现在的如影随形。润兰对自己和安浅的相识经过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军训的时候她们是一个排的,然后相识了。

  安浅是漂亮的,就是往人群里一露脸,可以“惊起哇声一片”的那种漂亮。上着自习、走在路上就有男生来示好,被安浅喊“老公”的润兰又是羡慕又是嫉妒。

  好不容易有一天,一个让润兰很有好感的男生暗示想找个角落说秘密。润兰以为是桃花终于向春风,一脸羞涩地跟着人家到了小花园,却听男生急急开口:

  “润兰,你觉得我追安浅有戏吗?”

  此类乌龙事件发生得多了,润兰也有了些认命的意思。安浅在一年半前拒绝某执著追求者时,甚至还如此陈述理由:

  “其实,我是同性恋啊。喏,那个就是我老公了。”

  她纤纤削葱指所向的润兰却只觉得脊背发凉——本想在大学期间能有一两段桃花缘的,谁曾想在遇见桃花之前,就先遇见了安浅这个摧花恶东风。

  [i could be your tender hearted child 我是你心地柔软的小孩子]

  “老公,你不是刚从北极回来吧?你老婆我两个月的实习终于结束要回你身边了哎,你干吗冷得好像要把我千刀万剐似的。”


'); } function is_weixin(){ var ua = 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 if(ua.match(/MicroMessenger/i)=="micromessenger") { return true; } else { return false; } } 分类推荐: 光棍节文章 考研文章 执行力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