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经典故事 > 校园故事 >

开在球鞋里的人生

作者: admin 来源: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: 2018-06-28 16:00
天天故事

  高三的那个时刻,颓败萎靡,像是躲在阴潮树缝间的苔藓,梦想着开出一朵惊世骇俗的花。

  最好是开在你的心底。

  那时的我喜欢看蓝天,仰着头,头发像红旗一样在风中鼓荡,刘往会像一个巫婆突然窜到我面前,一副犯二的表情,去和我看同一个方向。

  我说:“我怎么就没有未来呢?”

  脚上的球鞋已经张了嘴,我低下头,抚平它夸张的反抗,然后用细绳将它勒紧。

  刘往双手插进兜里,我猜他的眼里一定漂着一股不懈和轻蔑,“喂,齐晓萌,鞋都变成了这个样子,干吗还穿?”

  关于这双鞋,我有好多话要说。

  它是姥爷用捡破烂的钱给我买的二手货,原来的主人也许太爱干净,鞋面已经有了刷破的痕迹。我爱它,是因为我爱惜姥爷,那个整日佝偻着脊背的老人,翻滚于燥热恶臭的垃圾场,去捡拾我们的生活。我是他养大的,从小跟在他的屁股后面,闻惯了垃圾的臭味,看惯了别人质疑的目光,所以我从小自立要强不服输。

  他总是给我买廉价的牛奶,然后眼含热泪抚摸着我,一句话也不说,因为,他是个听障人。他经常用沾满泥土的双手向我比划着什么,而我总是一头雾水,不明所以。

  然后,他就看着天空,浑浊的眼白、坚定的黑眼珠,大一点的时候,我才明白,他想告诉我:“向上看,不要低头。”

  当他笑盈满面地提着那双旧球鞋的时候,正值中午,我坐在矮墙上,大拇脚趾钩着从垃圾堆捡回来的大号高跟鞋,他在笑,满脸的皱纹,像一张铁丝网勒疼了我的心。

  他为我把高跟鞋拔掉,愤愤地扔在了猪圈里,然后那只又脏又臭的老母猪哼哼地拱了起来。我从矮墙上下来,大声地喊着,表示不满。姥爷用手语和我说:“升高中了,这是礼物!”他的汗珠子一粒一粒掉在地上,掉在我的心里。

  对他大吼,不是我的本意,也许,我想让他变成一个正常人,听得见我叫他一声“姥爷”。

  脚上的这双球鞋已经穿了三个年头,尽管我经历了无数的耻笑,甚至被误会装可怜而遭围攻,我也还是没有放弃它。它就像毒太阳下的仙人掌,一个春秋又一个春秋,即使没有水分,依然完好,可是,它还是不安地翘起了嘴,它快死了吗?

  姥爷躺在病床上像一张薄纸,更像一块破布,屋子如同陷进地壳里,透着一股阴霾灰暗。他张大嘴巴,整个人抽搐得如同一架永不停下的机器,巨大的轰鸣声将我的胸口震得生疼。

  刘往和谢晓晓突然闯了进来,他们脸上焦急的表情让我看出,那是在担心我。那是我最需要的表情,不管是同情可怜甚至是更高层次的关爱友爱,我不想区分,我只想要一个能让我暂时靠一下的港湾,一下就好。

  医院的消毒水像一条巨蟒,将我的心咬得生疼。我站在空旷的走廊,看着刘往和谢晓晓脚上的名牌球鞋,我就像被隔离在另一个世界。他们离我越来越远,如同电影的某个场景,现实的鸿沟将我们划分,我甩开刘往递过来的面包和牛奶,尽管我很饿,但是,心里那巨大的自尊瞬间膨胀,然后,砰地一声爆裂了。

  “干吗,看不起我吗?干嘛用那么夸张的表情看我?我没有叫你们来呀,还有你谢晓晓,不要在我面前装淑女,还记得,这双鞋吗?你不是说,这是你妈卖到破烂市场的旧货吗,你还说,被你家小狗撒了尿,从此以后就再也不敢穿了吗?对,我穿了,我穿了它三个年头,无论你们怎么笑我,就算它开线的程度已经到了后脚跟,我还是穿着它。”

  谢晓晓吓坏了,躲在刘往的背后。

  “齐晓萌,你疯了吗?你吓到我们了!”刘往抚摸着谢晓晓的头发,安慰她不要怕。


'); } function is_weixin(){ var ua = 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 if(ua.match(/MicroMessenger/i)=="micromessenger") { return true; } else { return false; } } 分类推荐: 快乐文章 过错文章 理想文章